坂本龙一他长得很神奇,就像一个短评说的自带眼线和修容,不过抿嘴是真的很可爱了。DB的颜让我难以言喻,还是更适合舞台的表演吧。还是劳伦斯长得比较“正常”。最后我尽然被北野武给感动了,他也很可爱。

喜欢这部电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坂本龙一。
       1987年,版本龙一在演唱会上用钢琴和姜小青的古筝合奏《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美丽的琴音里流淌着生命永远无法选择的宿命感和悲剧感。初次听到这首曲子还是在我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总是觉得这样的曲子应该是TVB某部经典作品的背景音乐。及至后来看了电影才明白,原来那首曲子并非是描述男女之情,其中有对人性纯粹的追求与矜持,有对异样情欲的纠缠与否认,更有对真理信念的盲目与回避。
      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如火如荼,此时的日本在亚洲各战场所向披靡,无往不利。在南洋爪哇岛的热带丛林中,一所日军战俘看守所伫立于此,由坂本龙一饰演的陆军大尉和北野武饰演的陆军上士共同管理看守所。北野武作风粗鲁,冷酷无情,他对待欧美战俘从来不留情面,而对于那些有同性恋倾向的人更残酷至极。相比之下,当年相貌俊美的坂本龙一则显得绅士许多。而由David
Bowie饰演的英国陆军少佐潇洒俊朗。他的第一次出现便让坂本龙一有所动。同性之风盛行的战俘营中,几多情感不能自已。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个人徘徊在家国恩怨和个人情感之间,彼此心中进行着辛苦而残酷的角力……
而同样作为战俘熟悉日语和大和文化的劳伦斯先生则是这个故事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这是一个表面上讲述“禁忌之恋”的故事,而真正要所传达的是人生性其实都一样,决定他们行为的是他们各自崇拜的神。劳伦斯认为日本人没有能力单个行动。因此他们才需要这样一个在精神上达到纯粹的神,需要不择手段排除一切杂质。在二战期间控制日本士兵的神就是武士道精神,武士道蔑视一切人类具有的感情,认为是软弱的体现,在本片中被具化为同性之爱。北野武对劳伦斯说:你们都怕同性恋,武士就不怕。因为在日军集团中,切腹谢罪是用来对抗同性爱的最有效方式。
       而战俘英军首领为代表呈现出的是一种英国式傲慢,把日军对神的服从理解成他们是不具备个人智慧的低等生灵,哪怕自己已经被对方战胜和囚禁,仍然自持对基督教博爱的信奉。结果他们被日方认定为“精神上的懒惰”,软弱的个人主义。而作为两方桥梁的“日本通”的劳伦斯,根本无力去挽救任何一方的悲剧,最后也在自身难保,差点被坂本龙一当做献祭集体荣誉的牺牲品。
       当一个封闭环境内同时有两个神存在,矛盾便会不断激化。电影中东西方冲突的极致爆发是坂本龙一准备处死英军俘虏队长的举动,这也是整部电影高潮的触发。在坂本龙一举刀准备行刑时,
David Bowie静静走到坂本龙一的面前,在被坂本龙一推翻在地后, David
Bowie又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再次走到坂本龙一面前。他扳住夜井的双肩,在所有日军及战俘的注视下,轻轻地亲吻了坂本龙一的左右面颊。而坂本龙一也在这出人意料的举动所带来的极度情感震撼之下,整个身躯摇摇欲坠,终于在一声羞愧的呼喊后昏迷倒地。David
Bowie受罚被埋在土中,只露出头颅在地面等死。那晚,
坂本龙一用剃刀仔细地割下David
Bowie的一缕头发,小心地收藏起来,然后走到David
Bowie的身前向他行了一次庄重的军礼,他走后,一只白色的飞蛾,落在月光下己沉入死之迷乱的杰克的面颊上。
       劳伦斯和北野武的友谊,也是充满了矛盾和遗憾的,作为敌对方,更作为东西方文化的代表,他们在相知后开始了认同、尊敬和爱戴。北野武借圣诞节之由送给了劳伦斯最好的礼物—生命,虽然”不要脸“的说自己是圣诞老人,但是却让人心生敬意。然而战后,两人身份对调,劳伦斯确无法报答北野武的救命之恩,无法扮演北野武的圣诞老人,这样的缺憾与无奈将故事升华。电影将最后的几分钟留给了Lawrence和北野武,留给了他们的回忆,将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了北野武笑起来好生天真的面孔上,定格在真诚的“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里。
       在60年代日本新浪潮涌现出一大批反武士道的电影,但却是通过以暴制暴的方式来推翻武士道,《切腹》,《夺命剑》和《大菩萨岭》都是遵循这个道理,仿佛剑是武士唯一的宿命。而作为一个有国际观的导演,
大岛诸的兴趣似乎是要通过自己的电影向世人展示一部电影版的《菊与刀》,因此《战场上的圣诞快乐》包含着更为复杂的感情,也因为它的西方视角成为反武士道的电影中最独特的一部。影片最后没有通过大杀戮来企图杀出一条血路,而是让高举的代表骄傲和尊严的武士刀失去了力量,被慢慢放了下来。大岛诸则以其特立独行的风格影片抨击着当代日本所有的道德和性禁忌,影片中,两位前卫的音乐人大卫•鲍伊和坂本龙一完美出演了两个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背景出身的军人,在他们身上建立起一种超越征服与被征服者、超越生死的同性之爱。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战争年代,西方的价值观、宗教观及人文传统,与军国主义这种日本传统武士道精神的现代变体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冲突,这种状态下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毫无疑问充满着浓郁的悲剧美学色彩。军装下面,这些不久前还互相厮杀的军人之间有着共通的人性与善良,但也正是这些遭受了人类现代史上空前惨烈的战争无情摧残的情感,才会有这种跨越时空、动人心魄的力量。

北野武真TM是个人才!当导演的天才就不说了,当个演员也是霸气十足,吸引眼球。对于原上士的演绎直逼他在《血与骨》中暴力父亲的形象。

因为偶然看到一个电影花絮的微博,了解到有坂本龙一和David
Bowie,就想找来看。又发现名字是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下过马克西姆的版本,就找来坂本龙一的听,最后终于把电影看完了。

奇怪的电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