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电影的噱头决定了他所吸引的受众,如果不打着LES电影的旗号我也不至于在高中时搜遍网络硬生生吞下了无字幕版。我怎么都忘不掉的是Paulie像中世纪的骑士一样执剑来到Tori面前,对他朗诵莎士比亚《麦克白》:我会在你的家门口为你做一副柳树棺材,在你的房间召唤我的灵魂。我会,写上忠诚的爱,在死亡之夜高歌。我会呼唤你的名字——维多利亚。那时候绝望而又坚强的Paulie,一如那时候我整个的生活状态,就好像这部电影的标题一样,lost
and delirious。

       明明是残酷青春里两个女生的爱情故事,却加入了第三者,不落俗套的是第三者并不是这段爱情的插足者,而是陪伴和见证的存在,同时伴随属于她的思考和成长。
       Marie是内向安静的,遇见随和的Tori和不羁的Paulie,组成三个人的lost
girl。Tori和Paulie两个人在隐秘狭小的空间爱得肆无忌惮。一旦被撞见,Tori对现实的害怕和觉醒尤为迅猛。面对生母的抛弃和对养女的不满,Paulie说她是唯一爱她的人。她那么缺少爱,以至于爱得那么偏执和不顾一切。对于不会飞的秃鹰的照顾,刚开始或许是对于母爱渴望的投射。这一次,秃鹰是Paulie,Paulie是生母。渐渐的,秃鹰就是Paulie,她要飞出这个狭小的空间,与爱人厮守。从秃鹰和Paulie,却也让我看到女权主义。女人为了守护自己的爱情,开始强壮和奋起,并和男人宣战。真正的女权不应该憎恨自己的软弱,而盲目向往男性力量的强大。即使软弱,也可以承认和接纳,却也不失去变得强大的意志。
在舞会上,Tori始终不敢承认爱她,转身投向父亲的那一刻,我怀疑,她曾经说过爱她,却更爱自己和家人。
       Marie主动要求帮忙校园里的园丁,是在干净的肮脏泥土里与过世的母亲重新建立联结,再次一步一步清晰母亲的容颜。女校长面对近若癫狂的Paulie,几句重复的我懂,无法阻止她,却也明显看到了她眼神里的一丝软化。泥土对Marie有治愈作用,秃鹰对Paulie也有。
       最后,Marie说她能渡过黑暗,是因为母亲的爱。Paulie不能,因为唯一爱她的人决绝而去。秃鹰飞翔的镜头,让人鼻头发酸。

四月五号偷闲看了《lost and delirious》(情迷意乱)。
我谨代表我自己向它颁发年度最佳GL电影奖,不过,这是六年前的片子了。

这是一部2001年的加拿大独立电影,据说改编自1978年加拿大的真实事件。背景设定在压抑的女校里,青春期迷茫的少女,几乎都纷纷来自问题家庭。生母死于癌症,而后被继母和父亲抛弃,送到寄宿学校的Mary,被生母拒绝相认的Paulie,被父母早早规定了人生而无从选择和抗争的Tori,甚至那些配角也或多或少遭遇过家庭的创伤,比如那个亚洲小女孩在阅读课上对老师所说:她不相信爱情。他的父亲背叛母亲出轨时以爱情作为理由,但是她认为那仅仅是因为性。我们二十岁的大脑已经永远无法想象来自家庭和情感上的缺失对于少女敏感的心理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整部电影的过程,就是她们如何一步步被黑暗吞噬的过程。而在故事的后来,被唯一的爱人、朋友抛弃又被生母拒绝相认的Paulie,终于精神崩溃,从屋顶一跃而下。

Mary被父亲和继母送去寄宿学校。同宿舍的Paulie和tori是一对les。mary开始不懂她们为什么会抱在一起、睡一张床,她以为她们在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男孩『实习』。三个人去森林晨跑,遇到一只受伤的鹰。paulie被这只猛禽迷住了,她把它养了起来,使之成为自己唯一的倾诉对象。
tori因为害怕妹妹把她和paulie的事情告诉父母,就找了一个男朋友jake,她一开始很讨厌他:“让那些家伙碰我?得了,我宁可在家作数学。”但是tori的父母都是信徒,她别无选择。
正当她们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tori竭力阻止paulie在接近自己,她和jake在森林里亲热,却被喂鹰的paulie看见。tori显然是爱着paulie的,即使是拒绝和她做爱时,她说;“我只说一次,以后不再说了,paulie,你给我的感觉是任何别人不能代替的。但是,永远都不可能了,永远不可能。”然后抽出手,去和男人约会。
paulie失常了。老师在教受《麦克白》,她不出声地念:“回来,你的灵魂
/给我从头到脚残忍的洗礼 /令我的血液更浓 /塞住通往悔过的通道
/没有良心的悔过 /可以动摇我的意图 /来我的怀中 /将我的乳汁变成愤怒的血液
/你们 /你们听从自然的错误 /来,黑夜,来吧 /把你覆盖在最黑暗的烟熏中
/我的亡首无法看到伤口 /也看不到黑夜
/坚持”。老师提问她,她说自己没在听,她说:“去你的。”Paulie的亲生母亲被找到之后不愿意见她,似乎世界令她失望。
她砸碎镜子,Mary被吓坏了。
Paulie说:“捡起碎片。剪掉我的头发。”
mary:“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参加战斗。现在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东西。”
“paulie,这简直是疯了。”
“快点。”
“是为了Tori吗?”
“剪-掉-我-的-头-发!”
“她要的是男孩,不是短头发的女孩。”
paulie沉默。mary问她:“你是同性恋吗?”
“同性恋?你开我玩笑?你认为我是?”
“你和女孩相爱,不是吗?”
“不,我是Paulie,和Tori相爱。记得吗,Tori也爱我。因为我是她的她是我的。我们都不是同性恋。”
Paulie拿着剑去和tori表白,她站在图书馆的桌子上。“我会:在你家门口。为我做一副柳木棺材,在你的房间召唤我的魂。我会:写上忠诚的爱。在死亡之夜高歌。我会对着高山呼喊你的名字。对着天空大叫,Victoria。”(Tori是Victoria的nick
name)
然后,叫了一声“meine lieber”决斗就开始。
刻苦练习击剑没有白费,她三下两下就把Jake击倒了。也许是失控了,她把剑刺进jake的腿。Mary发现事态严重立马跑回去找老师。Tori看到她跑来,就知道paulie出事了。
所有人都突然抬头,看到站在房顶的Paulie。她的鹰停在肩膀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