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写影评,手速很慢,时效性不高,酝酿了很久才开始下笔,如有所见不同,还请看官多包涵。

看完电影我想说,这真的不是一部好电影,一部电影最基本的要求是讲述好一个故事,而这部电影并没有做到。不过,我愿意给这部电影四颗星,以下是我的原因和个人观点。

    首先说一下,给四星不是觉得电影不够好,只是我看电影比较主观,这部电影不是我会给五星的类型。
    这部电影好多朋友会三刷四刷甚至五刷,我就看了一遍。多刷的朋友大概是先看过一遍之后了解了整个电影的故事,然后再回去推敲细节,解读出更多内涵,就像当年推敲《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般。但是正如我所说,这部电影不是会吸引我的类型,所以我看一遍就可以了(《少年派》我也只看了一遍),因为故事本身并不难懂,我反倒是看不懂导演和编剧到底想讲点什么?
    有的人看笑了;有的人看哭了;有的人看出了精神分裂;有的人看出了精神救赎;有的人说汉克没有遗落荒岛,他一直在女主家的后院;有的人说汉克其实在上吊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后来的故事都是他在死亡之前一瞬间的幻想……
    不管到底是怎样吧,反正导演和编剧没站出来澄清,这倒是再一次印证了“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名言。大概这就是导演想要的效果,一个巨开放的故事结构,从头开到尾,每一个点都能劈出岔路。如果这样也挺好啊,又是一部减法主义的代表作。
    仔细想想,太多平庸电影都是过于注重电影的完整性和逻辑性,为了解谜而铺垫;为了反转而晦涩;为了宏大而浮夸……结果反而拖沓冗余或者喧宾夺主了。就像一个人,中心思想是骨架,你给加上肉就有人样了嘛,不行,还得交代胖瘦,还得交代穿着,还得交代家庭背景……电影不像文学作品,一万字写不完可以写十万字;也不像连续剧,一集讲不完还有100集,不然还有100季。电影就这么长,你有能力,讲《盗梦空间》这么烧脑我们也会叫好,如果你没能力,就别整这么多虚头巴脑,先认认真真把故事主线讲好,否则你就只能在豆瓣2、3分这个线上垫底了。
    有人质疑片子的逻辑性,死尸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能力;有人说结尾死尸在众目睽睽之下屁遁而走了,说明汉克之前的经历都是真实的。其实这些都重要吗?故事讲完就好,管他是死是活呢?

    先从故事的展开说起吧,这是比较技术性的问题。一部电影的好坏,有几乎一半是取决于编剧的功力深浅。编剧其实是一项很难的工作,记得曾经听一位作家亲口说过,作家自己总是不满意别人对自己剧本进行的改编,但当自己真正亲自操刀的时候,才知道是千辛苦万不易。
    编剧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主观思想的再创造,这也就必然会造成一些扭曲和变形。因而金庸小说和四大名著的电视剧改编,总是不尽如人意(且不论86版西游记,各种问题比较复杂,还需要笔墨商榷)。毕竟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看,一千个读者心里总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甚至更多一些。
    回到《三打白骨精》这部电影。取材于中国传统古典小说《西游记》的一个桥段。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或许会有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疑问,三打白骨精这出戏,在原作中不过区区数千字,如何才能将其扩充为一部两个小时有余的电影?
    扩写有两种形式。一者为细节扩写,但不免冗余;一者为情节扩写,但要适可而止。前者毫无新意,想要吸引票房,《三打》必须采取后者。在这部电影中,所谓的“三打”已经不再是原作中的“三打”了。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原著中的“三打”:第一打,化作村姑;第二打,化作老妇;第三打,化作老头。三次其实是对同一情节设定的反复,初次阅读或许尚可;反复品味,则很容易味如嚼蜡。
    再看《三打》中所谓的“三打”。第一打,悬崖遭遇战;第二打,西海国大战;第三打,波月洞决战。三次可谓高潮迭起,一潮高过一潮,最终将情节推向极点。读过《史记》一些片段的人可能会知道,《史记》中同样会选取一些重要的事件来凸显人物性格,如《李将军列传》选取李广生平最重要的几次战役进行组织。此谓之“史记笔法”。
    《三打》似异曲同工,甚至可以大胆推测,其编剧或导演必然读过《史记》,并深得其笔法之要,也因此情节概括起来如此易如反掌。电影将原著中的“三棒子”扩写成为三次战役,一以贯之成为电影的主线,精要而大气。
   主线营造的是整体电影结构的严谨和有序,截取摘选几个最重要的片段呈现,其余略去,才能在短短几个小时里最大限度地把故事交代清楚,这是电影艺术的独特属性。相较而言,赵薇所导处女作《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就做的不是很好,想说的太多,却没有减去比较次要的,因而整部影片下来,给人一种绵绵无期、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

这部电影的主线是救人质,辅线是抢黄饼,这点算明晰,但是电影的叙事过程较为混乱,大量的战争场面过于紧凑,没有给观众平静下来做好迎接下一次战斗情节的准备和跟上剧情的机会,就会导致视觉疲劳和剧情疑惑。剧情的下一步发展主要是靠舰长下达命令和为数不多的人物对话,几句台词没有过多的强调,文戏镜头少而快,一些观众也就懵了。我有几个情节当时就没看懂(比如为什么要把中国领事引入战区),问了陪同我来的朋友我才明白过来(可见它的情节也没有混乱到无话可说,还是会有人看懂的)。故事是好是坏先不谈,讲不好一个故事,就是电影的硬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彬叔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单有主线的精要仍不够。电影也是一门人学,人在电影中是极为重要的一个因素。所谓角色的立体鲜明,如何深入人心,主要取决于演员的演技、编剧的刻画和导演的理解。这里先讨论编剧的刻画对于电影人物的作用。
主线好比一棵树的主干,是最主要的;但很多时候,电影的好坏就取决于树上的叶片的整体美感;而整体美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编剧的刻画。欣赏一棵盆栽,有时候我们欣赏它的枝干虬曲,有时候我们却欣赏枝叶的整体造型。这和欣赏电影是一样的道理。陈丹青有一部美术启蒙纪录片,叫作《局部》,应该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强调局部对于全局欣赏的重要性。因而主干是整体,而局部则要依靠细节的刻画。
谈到细节刻画,不得不提到我国另一个很重要的史传笔法传统——春秋笔法。春秋笔法,或称微言大义。强调的一者为细节,一者为言语。电影其实是一门主观艺术,很难做到真正的客观还原——这就需要主观再创作进行细节的进一步刻画。《三打》对于细节的把控就十分到位。从场景设置、人物表情、对白玄机,都还是算近年来同类型电影的佼佼者。

再说人物的刻画。文戏数量的缺失注定了人物性格和特点刻画不利的局面,除非导演和编剧能在短时间内安排精妙的剧情或者角色互动,在几分钟里让角色个性分明,不然观众是很难对一个角色产生深刻印象的。这对于多达9个主角的电影来说更为重要,而导员和编剧显然没下大功夫,也就女兵和石头的糖、观察员和狙击手的互动让人觉得印象深刻(女记者就不说了),其余的军人主角(包括队长)的刻画都不算出彩。老实说我也是到最后也才彻底分清谁是谁。

影片的开始,或许会让人觉得拖沓赘余。比如白骨精的前世交代,比如猪八戒和沙和尚的加入过程,比如西海国王指使歹徒冒名白骨精荼毒人命。但其实这些交代都是必须的。它们使得后来的三次较量不是无中生有。
和《左传》相同,《三打》也注重埋下层层的矛盾和线索,交代了战斗的前因后果,着重揭示了矛盾爆发的深刻原因;但作为现代电影,一种视觉艺术,必须和《左传》不同的是,对于战斗场面的塑造更是要浓墨重彩;因而结尾不落窠臼地出现了最终大BOSS怪物以迎合观众口味。现在的观众,大部分只注重电影的视觉效果,与其说看电影,不如说看特技。但电影艺术的本质不是这样的。《三打》无疑在特技与刻画艺术中寻求了一个较为平衡的支点,这种尝试无疑又是与美国英雄电影大为不同的。

另外就是整个剧情的设定问题。或许导演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制作特效和动作上了,而虚构的剧情有硬伤也体现了编剧的水平还有提升空间。军人的天职应该是服从命令,电影的大部分内容都在讲我们服从命令的军人誓死要救一名中国公民,而最后却不等批示毫无支援地去抢黄饼了,细想来实在有些让人莫名其妙。再说队长的问题,训练有素富有经验的队长,在现实中也许不光不可能不经批准就下达追黄饼的命令,也可能不会允许罗星追逃跑的海盗,电影中也交代前方海盗众多,此次追击毫无优势而充满危险,确实,追击是以罗星受伤而告终。剧情中有诸多不合理的地方,黄饼的情节明显是强头弱尾,辅线里最后的抢该是高潮,但相比于救人质时8对150的惨烈(抢的是恐怖分子的一个基地,敌方有很多武器和人手),抢黄饼时恐怖分子的防守更松散,给观众好像敌人不怎么重视的错觉,这便和前面剧情矛盾了,毕竟恐怖分子攻击绿谷以及后面的窝里斗就是为了争夺黄饼,可见其对黄饼的重视。而恰恰较为合理的是,更弱的敌方防御和撞上敌方相互开战,主角们有坐收渔翁之利的嫌疑,使得战斗要更轻松一些,再加一点主角光环,黄饼得手。但总体的设定是有问题的,如果导演和编剧对这两条线的时长分配和设定做的更好一些,或许剧情会更合理。

电影艺术兴盛的重任,很大程度上落在了编剧的身上。除去特技特效、名人大腕,电影还能够足够吸引人吗?我们去看电影,图的是开心,但是特效真的是当下电影艺术的本质吗?所以,看完《三打》,别全部专注于评论其中的特效,脑子里别只剩下了妖魔鬼怪的可怖和孙大圣的神通。用脑子看电影,或许能够把电影看的更有趣一些。

(说一下那个面露怯色的蛟龙,有的影评说他和新兵没有区别,但台词也交代了他之前也只是经历过训练和演习,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场,这里的安排我觉得还算合理,导演的目的其实是想展示我们的军人也是有血有肉会怕会疼的,不是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