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戏》光凭借黄渤旺盛的表达欲,就已经算得上一出好戏了。尽管喜剧的表皮和将希望归因于爱的结局削弱了表达的力度,但谁有能说给小孩子看的格林童话不是个好故事呢。

今天去看了黄渤作为导演的处女作《一出好戏》。说是一出好戏,不如说更像是一出魔幻现实主义荒诞剧。电影本身想表达很多东西(这大概是首导的通病),但仍然能让我们在两个小时的片子里,看出黄渤的纠结与迷茫,烦恼与困惑,在乎与坚持。

于今天下午四点三十五分看完黄渤导演的处女作《一出好戏》。

电影最差的是台词,最好的是配乐。黄渤的审美出奇地高级。由审美到创作有很长的一段路,但黄渤已经走出很远了,未来也会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出更远吧。我觉得他其实就是那个”狠”起来的、号召大家去找新大陆的主人翁,只不过荧幕背后的他非常温柔,还有真诚。

电影里,有着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每天都买彩票做着一夜暴富的春秋大梦,费力却又求而不得的爱情,衣冠楚楚的领导和挖苦吐槽的同事,看不见却又真切存在的地位和阶层。电影里,也把所有矛盾冲突都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放大:得知彩票中奖六千万却意外打来的大浪,传说中的毁灭世界的陨石,荒无人烟的小岛和意外存活的性命,彩票领奖的有效期限,以及,拆去了金钱和地位包装的外壳后,暴露出的赤裸裸的人性。

怎么说呢,我个人的感觉是,黄渤有足够大的野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在影片中塞得太多,我作为拥有大众审美眼光的一观众,可能没法深入理解这个片子的含义,但并不是说这个片子不好,这个评价只与个人有关,毕竟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我本来觉得《查特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或者《自新大陆》跟《一出好戏》最搭,但黄渤的这种温柔却只有在窦靖童的《island
love》里才能听得出来吧——世界末日只是幌子,《一出好戏》的内核始终是俗套的爱。

导游小王(王宝强饰)奉行“活着最重要”哲学,但在满足活着以后,又开始了驯猴的那一套原始法则:甭管你是什么总,你得干活,我能给大家吃的,就得听我的。事情在马进(黄渤饰)和小兴(张艺兴饰)试图出海逃亡归来之后达到一个高潮,浪了一圈回不了家变成一个笑话,只拖回来一只已经死了的北极熊(众人此时更加相信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了,连两极都没了)。两个人一边忍受着大家的嘲讽一边在导游小王(王宝强饰)的鞭子下表演划船,马进(黄渤饰)心里仍然装着没有领奖的不甘。电影前半段,马进(黄渤饰)一直靠着“坚信能回到现实世界”那一口气撑着,直到真的过了90天的领奖期限,才开始面对岛上生存的现实。

在一开始的一个多小时没看出什么有意义的点,但是影片的几个人物在我脑海里已经大致留下了他们的印象:天天借东墙补西墙的马进;有点唯唯诺诺,还掌握着一些技术的小兴;被马进视为女神的姗姗;复员回来训过猴子的司机;当然还有他们公司有权有钱的老板等人。电影中一些细节对这些人物的刻画还是很起作用的。

黄渤对爱的诠释非常有趣。所有人对爱的追求都是靠”欺骗”,不管爱的对象是权力还是食物,是性还是爱情。小王靠骗变成了”王”,张总靠骗变出了四张红桃2,史教授靠骗又长胖了,表弟靠骗拿到了47层楼。但唯一获得爱的主人翁却靠的是忏悔后的坦诚。尽管这种坦诚让别人都觉得他疯了。所以人类悲观的处境在于,人常常用毁灭的手段去创造。你要让人相信山那边真的有船,就得把现有的、残破的船给烧毁——小确幸建立在死去的、外界的他人的苦难之上,而真实的进步往往惨烈。习惯于欺骗自己和他人的个体是无法承受的,会变疯的。

事情在张总(于和伟饰)找到一艘大船以后再次转变了风向:船上应有尽有,罐头、水、衣服、红酒、扑克牌,要啥有啥。这时候,轮到制定规则的张总(于和伟饰)表演了。扑克牌成了临时流通货币,每个人要去干活来挣货币,拿货币换自己需要的东西。张总对大家说只有两副扑克牌,却在小兴(张艺兴饰)拿着四张红桃二质问他的时候,承认了制定规则者从不守规则的本性,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因为规则本身,就是他定的。

在影片的前半段,黄渤让我一直以为这个故事是一个偏喜剧的感觉,说实在,我也没有找到电影里有多少厚实的笑点。

相关文章